家纺赴俄变“奢侈品”:普通地毯卖到5000元

  

 

初春清晨,不时见到俄罗斯大妈早早地来到中国的黑河集市,从衣帽服饰到食品,一整袋一整袋地扫货,然后再带回俄罗斯,以高于原商品3到5倍的价格出售,赚取中间差价……今年以来,这种情况在边城贸易中已越来越多。

记者近日从我市外贸行业了解到,近期以来,原本主要依靠土耳其及欧洲等国家供货的俄罗斯,因政策原因导致商品大面积供不应求。部分中国产纺织品、服装等商品,出口到俄罗斯价格即倍增,比如一张国内售价千余元的地毯,在俄罗斯售价达5000元。周二(4月26日),全球网贸会俄罗斯馆负责人康斯坦丁来到重庆,非常急切地希望找到合适的制造商,把东西卖到俄罗斯去,“不管是家纺、服饰,还是大型机械设备,我们现在都很需要”。

订单网贸馆半月卖了100万元

“现在很难在俄罗斯买到心仪的家纺品。”康斯坦丁说,这些在中国市场再普通不过的商品,在俄罗斯已成为“奢侈品”的象征。俄罗斯的家纺业不发达,不仅生产工坊规模小,且机器设备老旧也导致产品质量在同行中处于劣势,尽管价格便宜,却极少有人愿意购买。

“当地有钱人真正青睐的是来自中国的纺织品,这些色彩鲜艳、质感柔软的商品一直是俄罗斯市场的‘宠儿’。”康斯坦丁打了个比方,这些纺织品在俄罗斯市场,甚至一度被当地消费者看作身份的象征。

这仅是俄罗斯纺织品市场的一个缩影。在俄罗斯大学留学的重庆学生刘沁看来,今年以来,这种情况正愈演愈烈。“从国内去俄罗斯,我都会尽可能多地带足生活用品。”刘沁说,如今在俄罗斯买床单、衣服,要么很贵,要么质量很差。

巨大的需求量让中国纺织品在俄罗斯市场的销售,呈现出快速上扬的趋势。以跨境电商全球网贸会在俄罗斯设立的网贸馆为例,仅今年4月前半个月,俄罗斯客户的订单量已经冲破百万元,下单的客户还在不断增加,预计今年二季度,纺织品订单数量增幅将从目前的20%增加到60%。

除了数量激增,这些在国内市场司空见惯的纺织品,进入俄罗斯市场就身价倍增。全球网贸会相关负责人介绍,一张5平方米的国产手工编织真丝地毯,国内售价大约1000元人民币,但同样品质的产品出口到俄罗斯后,当地售价折合人民币约为5000元,溢价近4倍。

需求服饰家居等5类商品受宠

“俄罗斯处于‘一带一路’,重庆与俄罗斯之间存在很高的供求匹配。”市外经贸委驻俄罗斯代表处首席代表杨国庆介绍,受欧美大环境影响,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商人将转向中国,大量高性价比的商品成为采购热点。

公开数据显示,一直以来,俄罗斯大量生活物资都来源于欧洲,在俄罗斯当地超市中,欧洲商品长期占据60%的市场份额,而中国商品占有率仅 10%,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2013年。由于政策原因,包括衣物、日用品、食品等欧洲商品在俄罗斯市场份额迅速萎缩,最终下跌到如今的10%,而中国商品利用这个机会迅速抢占市场,各种中国制造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俄罗斯市场,目前已经超过当地市场份额50%。

康斯坦丁介绍,目前,在俄罗斯市场最受欢迎的前五类商品分别为:服饰、电子产品、婴童用品、家居产品及家装建筑。

在俄罗斯市场,不仅家纺产品备受青睐,部分工业设备需求也不小。“俄罗斯矿产资源丰富,工业企业集中,当地环保类企业相对比较少,这也是一个价值洼地。”天宫环境科技有限公司重庆营销部负责人朱女士表示,而国内市场却相对饱和,竞争激烈,比如不少沿海城市一些中小型制造商刻意推出低价产品,拉低行业价格,整个市场正处于一片“红海”。

“俄罗斯属于工业国家,我们考察发现,俄罗斯一些城市开始重视空气质量和水环境安全,存在很大的市场空间。”朱女士说,最近公司刚敲下方案,决定把水处理设备和空气净化设备卖到俄罗斯去。

机遇渝派服企纷纷计划入俄

俄罗斯市场爆发的巨大需求,让不少渝企看到了机会。

“俄纺织业长年以来生产不景气,其国产商品不能满足当地市场需求,进口依赖程度较高。除棉布和纯毛布料及一些工业用纺织品外,丝织品、人造丝绸、窗帘布等其他日用纺织品主要依靠‘倒爷’贸易从中国、东南亚和土耳其进口。这给重庆企业提供了很大的市场机遇和拓展空间。”重庆励志制服厂负责人蒋玲均介绍,他们生产的旗袍,之前一直出口欧美市场,如今希望把旗袍等特色服装出口到俄罗斯等“渝新欧”沿线国家。

杨国庆表示,重庆制造业正在升级转型,通过跨境电商释放过剩产能,正是“走出去”打造品牌影响力的契机。

重庆东奥迪利斯制衣有限公司负责人黄先生介绍,目前,他们每年产量为300多万件,其中欧美市场要占六成左右。“不过,近两年,纺织服装贸易生意也越来越难做。”黄先生透露,一方面,全球经济贸易增长乏力、海外市场需求下滑,国内纺织服装出口总体下降。另一方面,由于国内人工成本高涨,部分订单开始向东南亚转移,周边国家服装产业迅速崛起挤占了我国服装产业空间。以去年为例,他们公司出口业务的利润空间至少被挤压了10%以上。如今,他们的业务也在逐渐向中东等地转移。

小林寝饰负责人林良快则介绍,目前,小林寝饰的出口业务集中在美国,今年出口业务只能持平,如果有新兴市场,也会考虑进入。

重庆职业装服装协会会长、立泰服饰董事长张敏书也表示,目前,服装行业压力大,寻求新的市场也是服装企业的一条出路,他们打算今年年底逐渐开始接外单。

重庆森格莉雅服装公司负责人程先生表示,目前,他正在与国内一大型跨境电商接洽,希望通过该平台在俄罗斯设立线下展馆,在海外商家客群中先树立起品牌形象,然后通过线上线下融合的方式,提供一系列本土化服务。

■建议

纺织服装出口须适合当地“口味”

市场有了,如何把握机会?

“对服装出口而言,首先就是要了解当地市场情况,做出适合当地消费者‘口味’的产品,才能迅速占领市场。”蒋玲均说,以俄罗斯为例,俄罗斯人是注重着装的民族,款式色彩讲究新快,并且市场消费能力也相差较大,要么是做高端服饰,要么就直接走低端,总体利润不及欧美市场。此外,汇率等货币政策以及出口配额设置等,也随时影响企业的出口,这也是服装企业必须掌握的要素之一。

“要做外单业务,在货款支付等具体细节方面也需更留心。”渝中区个协渝派服饰协会常务副会长、TTB欧韩时尚品牌负责人郑玉英表示,以朝天门渝派服饰批发商为例,一直都靠中间经纪人搭桥销售,厂家与销售商家之间基本不碰面,也没有相关的合同约定,常发生欠款难追回的事件,有些企业只有主动放弃外单业务。以前渝派服饰协会内做外单的有三四十家,如今已经不足五家。

“渝派服饰部分企业在接海外订单时,基本上都是代工,并没自有品牌,这种模式并不稳定。”程先生说,要把服饰品牌真正提升起来,在当地打响品牌知名度才是最有力的保证。

来源:中国针织网

 

 

上一条新闻下一条新闻
收缩


版权所有:中国针织工业协会 京ICP备05010569号-9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北大街1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