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无感的数字,纺企如何在逆袭的路上狂奔?

  

 

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很冷,用极寒来形容并不为过,30岁以下的年轻人还不曾经历过这样的寒流,全球很多地方都感受到了这不同于以往的寒冷。

伴随着天气的变化,世界经济也处在寒潮中,金融危机过后复苏缓慢,整体仍在继续探底过程中,汇率波动剧烈,股市普遍大跌,石油价格跌破30美元,大宗商品萎靡加剧,恐慌情绪不断积聚。

中国纺织业也难以独善其身,去年以来各项经济运行指标增速下滑明显,出口甚至出现负增长,“十二五”规划中3000亿美元的出口目标可以够得到,但还没有把握抓在手中。

在内需方面,纺织服装消费状况并没有预想的好,一向高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两个百分点的纺织服装业,在过去的一年转为低了两个点。

各方传来的消息都是,日子不好过了,形势不容乐观。一句话:行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再看纺织业,在整个宏观形势困难之际,去年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总额依然双双实现增长,而且在整个中国工业行业中名列前茅。

本期小编就来带大家看看,在过去一年的“严寒”中,这些狂奔在逆袭路上的纺企,走过了一段多么不平凡的历程。

几家欢喜几家愁企业发展表现不一

“去年发展大体还是比较稳定,企业发展还过得去。”江苏新金兰纺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桑爱林告诉记者,由于企业主要是做色纺纱产品,而色纺纱产品在去年销售得比较好,所以企业发展还是比较稳定。

同样一直生产新型纤维产品的南通双弘纺织有限公司在去年的发展也比较稳定。

“去年我们的生产是满负荷、无亏损、产销率达100%。”南通双弘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吉宜军表示。

与上述棉纺企业不同的是,江苏苏丝丝绸股份有限公司虽然上半年亏损严重,但是年底却实现了扭亏为盈。

“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为4.5亿元,同比增长41.13%;缴纳税收695.95万元,同比增长50.68%;实现利润834.31万元,2014年亏损较严重,但是到 2015年实现了扭亏为盈。”江苏苏丝丝绸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文成向记者表示,总体来说,苏丝股份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我国经济增速下滑,丝绸行情极其困难的情况下,能实现逆势上扬,主要得力于公司狠抓配套设施完善、力推技改创新和新品研发、全面健全内部管理。特别是有效开拓了绢绸面料和苏丝成品销售,取得了比较好的经济效益,实现了企业搬迁后运营费用大幅上升不利情形下的全面盈利。

但实际上,也并不是所有企业在去年都一切顺利。生产普通传统纺织产品的湖北银河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在去年的发展就不尽人意。

“我们销售去年下降了20%,发展情况不是很好。”湖北银河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梁伟介绍,去年下游的销售一直不太乐观,产品价格持续下滑,企业发展较为艰难。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1~11月,我国纺织行业累计实现利润总额3326.12亿元,同比增长6.83%。从全行业利润率来看,较上年同期提高0.1个百分点,其中棉纺、毛纺、服装行业2015年1~11月利润率较上年同期略有下降。

吉宜军分析认为,虽然去年企业没有出现亏损,但是当前行业形势整体都不太乐观,一方面是部分产能的确出现了阶段性过剩,另一方面是下游市场需求并不是很旺盛,再加上经济增速放缓,行业出现这些状况就不足为奇了。

“这应该是市场规律所决定的,有好的时期就有坏的时期。”桑爱林认为,目前行业总体的产能还是供大于需,下游需求不足。

从“跑量”到“重质”

针对企业目前的发展现状,有专家分析认为,2015年市场环境和竞争的压力对于企业来说都非常大,而有些企业之所以能够保持稳定发展的主要原因是转变了发展模式,从“跑量” 转向了“重质”,同时在差别化、功能性等特色产品上加大了开发力度,而发展不好的企业仍然还是走常规产品的道路。

“行业形势不好是一个大的趋势,而作为企业来说,就要看清楚这个形势,要积极主动由量向质进行转变。”

桑爱林表示,企业在产品创新方面需继续加大研发力度,淘汰落后产品,同时加强产品质量,提高产品的附加值。

“我们目前正在积极申请省级的研发中心,主要目的就是要加大对产品创新的力度。”桑爱林说。

在多重压力下,湖北银河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也正在积极向高端产品进行专项升级。“我们现在50%以上的产品正在向40S以上的中高支纱发展,同时也要加大对差别化产品的研发力度,并采取订单式的生产模式。”梁伟说。

不同的是,南通双弘纺织有限公司在发展模式上更多的是强调降低成本和强化管理。

吉宜军表示,目前企业的发展模式符合当前市场需求,因此企业除了在产品发展上仍将会继续在新型纤维上下功夫外,还要进一步降低成本,优化管理,把这两方面做好,那么企业在今年的发展应该会不错。

作为“中国羊毛衫名镇”的濮院当前的工作重心在于狠抓市场这个龙头,带动产业提档升级,形成以品牌经营为主导、工业设计为核心、高端生产为支撑、外包加工为补充的产业发展新格局,打造中国毛衫之都时装名城。

“具体的做法一方面是培育行业龙头企业,实施针织服装行业培育工程,每年安排专项资金扶优扶强,重点奖励企业品牌创建、科技研发等,培育一批领军企业。另一方面是以自创品牌和引进品牌相结合的方式,积极鼓励支持企业推广品牌、争创名牌,引导产业和市场走品质化、时尚化发展路线,抢占濮院毛衫在整个行业的话语权。”桐乡市经信局副局长陈东威表示。

对于2016年行业的发展趋势,相关专家认为,纺织行业的内需市场总体将会保持平稳增长,能够支撑行业运行基本保持平稳,虽然市场竞争不断加剧、用工等要素成本继续增加、化纤结构性产能过剩等问题仍未解决,但降低成本、扩大有效供给等政策措施的有效实施,将有效改善纺织行业的生产及效益情况,预计主营业务收入、利润总额等指标增速将比2015年有所提高。

盘盘账本算算账

刚刚过去的2015年,国内外市场需求减少及日益增长的劳动力成本上升和招工难等问题都给纺织企业带来了一定的危机,这一年纺织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

2015账单有喜有忧

杭州柏诚毛纺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梁荣认为,从市场接单情况来看,接单数量萎缩、质量把关严格、产品花样多变、成分复杂、价格无竞争优势等因素都成为企业的难关。

江苏苏丝丝绸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文成则直接表示,2015年,公司遭遇的最大危机是资金危机。公司在新建苏丝产业园的过程中,在银行进行了贷款,正常预期是一年到期后及时还款、再立即贷款。但在9月底时,某银行收回贷款后,并没有及时再贷款,造成了企业资金周转困难。如不是在其他银行贷款成功,企业有可能因资金链断裂而造成停产,甚至关门。

谈到原料波动问题时,江苏新金兰纺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桑爱林坦言:“原料对企业影响较大,棉花价格的波动影响着企业的生产和发展。”

梁荣分析,2015年受双面呢、羊毛供应量和库存的影响,原毛价格波动大,毛价上涨时疯买将价格推至顶峰,价格回落时没及时备货与出手,涨跌太快,间接导致羊毛价格不稳定。梁荣希望羊毛价格走势在2016年能相对平稳,减少接单压力。

当然,部分企业对原料把握较准确,刘文成介绍,企业原料部门能较好把握市场波动,适时合理采购原料,基本满足了生产需求。企业全年共采购各类生产原料1000余吨,各类绵球近百吨。2015年企业新增6个原料供应商,其中巴西及国内江苏、四川一些丝绸企业的产品质量更胜一筹。企业还进一步完善了二次定价制度,以实际练折为依据实行二次定价,有效减少了原料采购风险。

由此,企业算了算2015年的账,有喜有忧。

苏丝丝绸较详细账目显示,公司生产成本的重点是原料,约占总成本的65%;其次是劳动力的工资成本,及员工的养老、医疗、工伤、失业和生育保险费用;再者是机物料和辅材等费用成本。所以,企业着力加强了原料成本的控制,努力减少原料库存;加强科技创新和技术改造,实施机器换人战略,全年节约劳动力近百人,减少劳动力成本近400万元。

虽然部分企业的劳动力成本成功减少,但专家分析,现在生产成本较稳定,但今年肯定会有增幅,工人工资应该还会进一步上升。南通双弘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吉宜军也有同感,他说:“企业成本定会进一步上升,特别是工人的工资及保险这一部分。”

通过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2015年经济运行分析会了解到,行业还面临人民币汇率贬值、劳动力成本上涨、棉花价差缩小、化纤价格低位调整等发展压力。这些压力也是行业加紧转型升级的动力。

对于转型,企业也各有观点。刘文成强调,企业转型压力在于担心转型失败,投资打水漂,使正常生产受到影响,并可能使企业因转型的失利而一蹶不振。

梁荣认为,传统中小型生产企业转型升级压力体现最为明显,国内外市场消费需求、消费方式变化越来越快,除受制于资金、技术、人才等局限外,提升产品质量及开发具有价格竞争优势的新型产品迫在眉睫。

出口复苏有新希望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2015年经济运行分析会上发表的数据显示,全球经济将缓慢复苏,加上2015年出口负增长基数较低,2016年纺织行业出口将逐渐企稳实现正增长,但不同市场的结构性差异较大。桑爱林也表示,长久来看出口市场还是有潜力的。

对于人民币持续贬值这一影响出口的关键因素,刘文成表示,对以外贸为主的丝绸企业来说利大于弊,这有利于丝绸产品的出口。梁荣则强调,从短期来看,人民币贬值有利于推动外贸出口、订单增加、外币结算,增加汇兑收益,抵消人工成本上升带来的利润压力。

梁荣还表示,对出口企业来讲,中韩、中澳自贸协定的生效,意味着出口到韩澳两地的货物将有机会享受到更多关税优惠,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进入国际市场,同时,柏诚将澳洲作为羊毛原材料采购国家之一,也将享受更加实惠的价格,减少成本压力。这些都为纺织企业2016年的发展增添了动力。

如今的企业正在通过创新渠道,将行业压力变为动力,跨境电商成为了诸多企业的选择。刘文成说:“企业已着手在阿里巴巴等平台进行丝绸产品的跨境电商业务,预计今年将有较大突破。”

不过,这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南通双弘纺织有限公司正在尝试跨境电商,但不是很理想,目前还没有很好的效果,但下一步还会进行尝试。

梁荣分析道,近几年互联网等转型主题仍将是最具吸引力的投资方向,但后期会有一批故事性强、实际变现能力差的公司受挫,企业会更加重视“互联网+转型”的变现能力和公司业绩估值。在互联网尚未成熟阶段,中小型成长型企业还需做进一步的考虑。

对症下药提速转型

面对行业种种因素,企业对2016年的发展虽有期盼也有担忧。他们正在依据自身状况对症下药,希望这些方法对其他企业能有启示。

南通双弘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吉宜军重视品质,他说:“纺织行业一直都很有潜力,这无需置疑。现在处于转型期,把产品做好,发展潜力会越来越大,有质量才会有市场,企业才会生存得更好。”

湖北银河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梁伟则强调创新:“企业要继续进行设备升级,要尝试走新的道路,比如向中高端市场发展等,创新产品类型,加大研发实力。”

刘文成站在产品角度表示,作为丝绸企业来说,既要有高端产品,又要有中低端产品,要满足不同层次的消费者的需求。

柏诚毛纺服饰着力研发,梁荣介绍,为迎合市场需求,企业成立了新产品研发小组,研发适合市场的新型产品,提升产品附加值,控制成本,作为工贸结合的企业,这也是在市场上一次创新的机遇。

来源:中国针织网

 

 

上一条新闻下一条新闻
收缩


版权所有:中国针织工业协会 京ICP备05010569号-9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北大街1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