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直播时装秀靠谱吗?服装品牌和媒体都在探索

  

 

北京时间已过凌晨,摇摆不稳的镜头里却还是阴沉沉的白天,伦敦街道的车辆声夹杂着吵闹人声和脚步声。视频画质不算好,但依然能看到不远处昏暗的屋子里人头攒动,走进去发现角落里驾着一排专业摄像机,不一会儿就听到掌镜人说:“我们到 Burberry 位于伦敦的秀场了。”

这是 ELLE中国首席内容官晓雪于 2016 年 2 月在秒拍上直播伦敦时装周的画面,屏幕下方显示,有几千人正在围观,他们偶尔会发一两句弹幕询问:“这是什么呀?”

通过视频平台“秒拍”的直播功能,人们见过有人直播吃饭、化妆和切黄瓜,现在则可以看到时装秀场的实时直播。在这个新媒体层出不穷、时尚行业面临革新的时代,传统时尚媒体不得不谋求新的出路,包括进入中国 27 年的 ELLE 。

  

ELLE的秒拍直播回放

  

ELLE的秒拍直播回放

想到直播秀场这个主意的,是 ELLE 中国无线内容总监郑淼淼。动机很简单——传统的时尚杂志正在逐渐丧失话语权。现在的杂志重心都放在了争夺谁能拍到微博热搜榜最火的明星、谁能把时装秀在社交媒体上报道得更快之上。

胡歌和霍建华作为封面的那期《时尚芭莎》2016年3月刊给郑淼淼启发颇大。《时尚芭莎》摄制组从两人出发的时候就开始跟拍,把视频放到微博上后,胡歌和霍建华本身的人气加上内容的互动性,视频随即引发了大量的讨论,那期杂志在淘宝上被炒到了离谱的200多元。

拍摄花絮视频并不新鲜,时装编辑在看秀时掏出手机也是标准动作,但郑淼淼想结合起来,去做直播。“ 微博和微信都占用的是碎片化时间,编辑花数个小时推送,累得要死,结果人们最多给你5分钟,”郑淼淼说,“但直播是一个长时间的东西,如果每人给你1个小时,这个量级就会完全不同。它像黑洞一样可以黏住用户,提供了一种陪伴感。”

和阅读杂志比起来,时下的年轻人流连社交媒体的时间更长。而秒拍因为和新浪微博的合作优势,最早赢得了 ELLE 试水直播的机会。ELLE 请来刘雯、陈碧珂等名模吸引人们点击直播间,但视频主体是普通编辑以第一人称的视角在工作,包括看秀和参观Showroom。

半个小时后,弹幕里与刘雯无关的问题多了起来,有人开始询问 “这是什么品牌?”或是评论 “上一季不是这样的”,郑淼淼认为观众开始把注意力从名模转移到了时装本身,这已经算是个挺大的突破。

认为直播秀场这件事有价值的,还有品牌。Burberry、J.W. Anderson 等国际一线品牌这些年都陆续启动了官网同步直播秀场。而现在,团队规模有限的中国独立设计师们则开始尝试借用直播平台,直播时装发布会。

  

2月27日,王天墨成了中国独立设计师里用秒拍直播发布2016秋冬系列的第一人。前往巴黎时装周走秀之前,她在家乡辽宁锦州的工作室里,率先发布了个人品牌 Museum of Friendship 的新装。王天墨召集了十五人的亲友团,布置了四个不同的布景。两个模特在镜头中换衣补妆,切换场地,随性地走动,而布景中的旧电脑实则就是王天墨自己从家里搬来的旧物。

这场精心设计的直播秀是排练了两次后的成果。

“在家里做一个发布会是在太开心了,你不用长途旅行,秀结束后布景也不会被别人很快收掉,不用着急,一切都很自然。”王天墨对界面记者说,“更重要的是,这场直播有2500多人看,没有哪个品牌现场的秀会有这么多人。你不用花费很多钱很多时间。”

要知道,即使是香奈儿的秀也不过坐得了下几百人,而品牌要为此花费高额的公关费。一般来说,发布会时长也就十分钟,而王天墨直播了半个小时。于成本算,这是宗不错的投入。

来源:中国服装网

 

 

上一条新闻下一条新闻
收缩


版权所有:中国针织工业协会 京ICP备05010569号-9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北大街18号 |